Archive for 9月, 2009

蝴蝶,小梅花鹿

星期一, 9月 14th, 2009

周三

我试图画一个系列的画,但我(包括我的导师们)发现:Sarah很难做一个主题的画,我的感觉太丰富了,老会想出新的主题和形式,所以让我就集中在一个主题上是很难得一件事。

我和一个美丽的美女导师说,我已经尽力了,但我还是会有很多不同的画风,没办法,这就是我的天性“nature”,如果过于控制我自己,就太不自然了,太约束了,反而不是我了,我已经尽力了,我想我更像一个蝴蝶吧“butterfly”,呵呵。那个美女老师就说,是啊,只要做你自己就好。然后,她建议我尝试想象画像我的调色板那样的抽象画。我觉得那个建议很不错。

 

一个想象力很丰富的画家很喜欢我的人,他说:我希望你这只蝴蝶永远呆在茧里,这样,就永远不会飞走啦!我说:哈哈,我想飞的话,没有人能够阻挡得了我!

 

周六

 

女儿通过msn视频,给我看她最近的画,画的很单纯而真诚。其中有一幅画的是两只美丽的梅花鹿。我看到梅花鹿的眼睛下面有一个个的小圈圈,就知道她画的是哭的梅花鹿,我问:“宝贝,小梅花鹿怎么哭了? ”

“哪里在哭啊?没哭啊。”她爸爸插嘴说到。

女儿回答我说:“因为他们找不到妈妈了。”—–我知道女儿会这么说,我也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回答。

而她爸爸则在她身旁嘲笑说:“又说找不到妈妈了,呵呵。”—他什么时候才会理解女儿的心呢?!

 

记得我回到北京看到女儿的很多画都是画的哭的小动物,我问为什么,而女儿永远回答“因为它找不到妈妈啦。”,我在北京住了9天,女儿画的小动物都是笑得,我问:“小动物们为什么不哭了?”,女儿回答说:“因为它们找到妈妈啦!”我觉得女儿太懂事了。她没有怪大人,她一直用她的方式告诉大人她的感受和要求。

学会爱自己

星期五, 9月 4th, 2009

听着张震岳的歌曲《再见》,泪水就流下来,不想哭,但发现自己可以选择的唯一的方式就是流泪。。。

自认为自己是个坚强的人,一向很讨厌怨妇的样子。

一向认为,自己的人生信条之一就是“可以被人恨,可以被人爱,不可以被人怜”

但突然发现,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实,最后只有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下飞机,登记,没有人送,早习惯了,也麻木了没人关心的状态。但妈妈和哥哥的担忧还是让我想了一下,也没多想。直到昨晚打过电话去的时候闲聊,问“对你来说,不接机和不送机是很正常的吗?”,回答令自认为很了解这个人的自己都大吃一惊“不正常”,以为听错了,又问了一遍,终于确认了是“不正常,我可以去接的”。。。感谢他的坦诚,突然明白不可以自己骗自己了。。。

知道取舍是割肉,割肉是痛到心底的。

没有选择,想使生活简单,只能做减法。

接受现实。

自认为自己还很有智商,但发现其实自己没那么聪明。

自认为自己很善良,但面对令人难堪的生活理念,不得不选择决绝的冷漠,来回绝将来的一切可能。

知道签约是拿个绳子把自己捆住,但为了爱,几度选择了绳子或锁链把自己的肉体和灵魂锁住。。。但遗憾的是,锁住自己并不能锁住爱情。爱情是有缘由也是没有缘由的。

当爱情已经走远了,选择继续混日子,还是选择承认现实,振作起来重新好好生活?!

 

生活现在需要做减法。

会好好爱自己。

给自己买个漂亮的内衣吧。

给自己些些香水的味道,

再给自己的脸上添上一抹快乐的微笑,

最后在自己的心里种植一个花园吧,当生命在心里生长的时候,自己是每天怀着希望的,有一天这些美丽的植物会开花,结果。

 

希望这些喜乐的植物从内心生长到外表,再延伸到身边的人,甚至更远,让大家都感受到春天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