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8月, 2009

Contemporary art,当代艺术

星期五, 8月 21st, 2009

Contemporary art,当代艺术,—上帝的安排,我来到当代艺术的澳洲名校: 悉尼大学的艺术学院就读Master of Studio Arts.据说悉尼的几所艺术院校各有偏重,而悉尼大学艺术学院最偏重的就是当代艺术.

一进大学,导师就给我上了一节当代艺术的课,他们对中国又歧视又尊敬.因为他们只能通过有限的学生和中国的各种新闻(大多是负面的) 来了解中国.

悉尼大学艺术学院几乎每周都有各种讲座,每个人都可以去听和看.当然,都是各种形式的现代的艺术.可以说都很当代,很前卫和大胆.都很有创意.

上周是 40 YEARS KALDOR PUBLIC ART PROJECTS,演讲者是两位大师级的人物,一位是John Kaldor,另一位是大概是Anthony Bond 到我们学院来讲当代艺术。我在演讲可以自由提问的时间问了一个问题:“您认为什么是当代艺术? ”,一个回答当代人做的就是当代艺术从 1969-今天的都算。另一个回答,当代艺术也分古典当代艺术和现代当代艺术。我在演讲结束大家都陆续离开的时候,走过去和那位回答当代艺术也分古典当代艺术和现代当代艺术的艺术家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老师有的时候说我们做的不是当代艺术?”,他回答说:“这个不是那么分的,什么是当代艺术?我看到一些两百年以前的艺术品。现在看起来我依然觉得很当代,这些仍然算当代艺术” ——我突然顿悟了:一件艺术品如果它在今天仍然让人感到很fresh,那么并不会因为它产生的年代而减少现代感。所以就看一件艺术品的艺术生命了。而永远有活力,有创造性的艺术品才是真正的当代的艺术品。

于是,我反思中国的很多艺术品,还停留在一味传承古典文化的固化的模式里。不论是绘画还是雕塑,不论是玻璃制造还是摄影,不论是版画还是装置艺术。我们用太多的时间来学习那套技巧和规则了,而我们在创新方面的引导和他们的学校教育比起来,真的差别很大很大。我在这边上学期的辅修课是Printmedia,翻译过来就是媒体印刷。这个范围就比版画或丝网印刷或蚀刻的范围大很多,很多,你怎么做这个领域的设计都不为过,用什么媒介都不为过。

我在我的QQ签名上用了一句话:”” 如果记住我感到很麻烦的话,请忘了我—–关于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否要时刻保留的问题。””我认为,创意也像一个人的房间,如果你什么都舍不得丢掉的话,你必然要花时间来整理那些不用的旧的不适用的东西。我的想法是,最好给自己的头脑足够的空旷的时间和空间来思考新的东西,有创造性的东西,哪怕哪样没成功,有时候甚至失败了也要去那样做,因为一味为满屋子留下的陈旧的不实用的东西拂尘的时间倒不如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做点自己想做的事。

我认为,对于现代的东西,我们中国要有,而且要很大步的开创一些创意性的课,(记得又一次我上printmedia 的大学本科一年级的课,其中那堂课,他们要每个学生展示和介绍他们这一周对他们有影响的被他们记录下来的事,用各种形式都可以,看了他们每个人的作品,我简直是大开眼界,他们的太厉害了。有人带了很多他这一周喝过的茶包,还发霉的感觉;有人用剪纸的形式记录了他的抽像画?-我有点忘了; 有人用速写本记录了她每天早上醒来时的身体睡姿,好玩极了!还有人就干脆收集了bus票,一周过的,贴在创意本上;还有人记录了花了一周七天每天的金钱花费,票根;还有人。。。。我忘了,但他们也让我说说的时候,我说我想记录自己的头发,短的时候的样子和长的时候的样子,或每天掉的头发的形态,或记录我这一周见过的各种朋友的头发的形态)。。。。总之,所有的想法都被老师表扬,说太有创意了,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