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月, 2008

Dream for love

星期六, 1月 5th, 2008

不知道谁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梦是断裂的人生,人生是连续的梦。

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的事情感到好奇怪,但是想一想也不是很奇怪。它也许就是生活的一个印象。

我梦到我和一位老师一样的人在谈话,也许在随意的谈话聊天,旁边好像还有一些别人,也许是这位和蔼的老师的学生或他的女儿或儿子。但我们都清楚地知道,在当时那样的场景中,我和那位老师是主角。我好像被邀请进他们的家或工作室了,我不太清楚,但感觉是我被邀请进去了一个人情温暖的环境。但是有一点,我记得很清楚,我们聊天的地点不是一般的地方,是一个宽度只能容下一个人坐下的独木桥,独木的一端搭在按边,一端,就伸在万丈深渊的上空。底下是万丈深渊,深渊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水潭。说实话,我有点怕。我知道我的水性不够好,我可能一不小心掉下去,我就没有能力浮出水面,也就是让别人搭救的机会都没有。而我们就坐在一个很窄的独木上,他们很热情的邀请我坐主要的座上,尤其是那位和蔼的老师模样的人的邀请让我无法拒绝。我看到他主动做到那个独木的离岸边最远的那一端。我看到就有点害怕,他一直从容的让别人协助我和他对面做好。我几次看到下面的深渊和深不见底的水,摇晃到快掉进去了,他每次都镇定的安慰我,让我从新安静的坐稳了,继续我们的对话。我知道他已经为了保护我,他自己让自己处在比我更危险的位置了,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聊天的位置是这么的独特和危险,我一边聊天,以边想着以我目前的水性,我万一掉进去,我能自己浮到水面上吗?我好像知道他的水性比我得好,他要是掉进去,我想他应该能浮出水面,只要浮出水面,他就可以游到岸边或可以被搭救。我不时地恐惧的想到下面的深水。而从他安静的眼神我能读到那种呵护的温柔,那种温柔告诉我,如果我万一不幸掉进万丈深渊,他一定会奋不顾身的搭救我,但是,我在想,如果我自己根本就没有能力自己浮到水面上,他怎么可能在那么深的水潭中找到我呢?也许就是找到了,我已经不能呼吸了。我的几次摇晃,每次都差一点掉下去,让我自己和帮我坐好的人都很恐惧,我看到,最后有个他的学生或他的孩子也吓的离开了我们谈话的独木桥。

终于,我们谈完了可以离开那个独木桥了,我不记得我是怎么离开那个独木桥的,但是,我记得他温柔的眼神,记得那万丈深渊和深不见底的水潭,记得他的学生模样的人也吓跑了。记得他那让我无法拒绝的无限爱怜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