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7月, 2009

love

星期四, 7月 16th, 2009

袋鼠妈妈

有个袋袋,

袋袋里面,

装个乖乖,

乖乖和妈妈,

相亲又相爱。。。

女儿稚嫩的声音通过msn 或QQ的视频从中国传到住在悉尼的我的面前,

看着她愉快的长大着,我对她愧疚的心一点点地舒展开了,

这是她给我背诵的一首关于袋鼠妈妈和宝宝的儿歌。

而这首儿歌又何尝不是每一位母亲和孩子之间的爱的描述呢?!

 

我认为,袋鼠这种澳洲特有的哺乳动物对母爱的诠释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它们生下小袋鼠的时候,小袋鼠实际上还没有发育完全,它们生下来的时候,

体型幼小,甚至全身还没有长出毛来。是一只很娇嫩的小东西,

它们完全不同于牛,羊,驴,马等动物,妈妈一生下幼子,

幼子已经可以自己站立起来,自己找奶吃。

而袋鼠宝宝实在是还需要漫长的体外发育过程,

所以,他们带幼子的方式更像人类。

它们把宝宝放在就贴着自己肚皮长的天然的袋袋里面。

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宝宝。走到哪里都带着宝宝,

在自己温暖的袋袋里面把宝宝喂养到小袋鼠宝宝自己长出毛来,

小袋鼠宝宝可以自己觅食吃,

小袋鼠宝宝可以自己飞快地奔跑逃离天地的追赶等。

 

我常常觉得自己的心里对女儿的爱就像一只袋鼠妈妈,

我用自己的身体来温暖她,让她感受我对她的爱和期许。

希望在她没有长大之前,我可以每天和她在一起—

–尽管这是很不实际的想法。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只有母爱没有自己的追求的女人,

所以,我必然会不得不忍痛离开我不愿离开的宝宝,

去追求我梦寐以求的东西。

所以,作为一个母亲,我对女儿是有些歉疚的。

因为,我知道,她还很小,还很需要我,

而我的离开会让她很难过,我知道。

我也知道,心灵的伤害要远远大于肉体的伤害。

物理上的距离的伤痛要远远小于心灵之间距离上的伤痛。

 

既然在物理距离上,我没办法时时像袋鼠妈妈一样满足女儿,

那么从心灵上,我没什么可说的要满足女儿。

我要做到只要在她身边,就让她感觉到她是被爱的。

即使不在身边,让她仍然知道,我一直站在她的背后,

做她坚定的支持者。让她感受到有人一直在爱她。

不论她做了什么,不论她是谁。

 

也许是我从小缺乏母亲的支持和爱,我对很多事常常充满怀疑,

这无疑让我变得不会那么傻,但我的内心却总觉得有一块缺失,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缺失的是什么,但我知道,

那种缺失是任何聪明都无法换来的。

那缺失似乎是一种爱,是一种因被爱而产生的自信。

 

而正如圣经上说说“我若。。。我若有先知的讲道只能,

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

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若。。。”

 

这就是我的矛盾,爱是成全还是限制?

对我来说,这个已经不是问题,

问题是:现实生活中,这个问题不是可以改变的,

不论你是谁,你都无法改变你的出生。

我不想说一些空的话,虚的话,

我能做到的就是给我的女儿一个信赖和欣赏的爱。

 

所以,尽管在女儿满3岁后,我一直生活在另外的一个国家,

但我对她的爱从没有停过,通过电话,通过网上视频,

通过各种信赖的引导和赞赏,

通过为她特意准备的一些东西,

让她明白我多么爱她,多么以她为豪。

让她知道她永远在父母的爱的关注下。

其中,我特意为她买了不同的袋鼠妈妈和宝宝的公仔。

这次同学回国,

我又找到了一种较抽象的袋鼠妈妈和在她的袋袋里面带着一个宝宝的公仔带给她,

她在电话里兴奋得喊:

“我有两个袋鼠妈妈和袋鼠宝宝了!”

然后,她在电话那边大声地朗诵着那首我再熟悉不过的儿歌:

“袋鼠妈妈,

有个袋袋,

袋袋里面,

装个乖乖,

乖乖和妈妈

相亲又相爱”

我想告诉她,我们的距离就像袋鼠妈妈和宝宝一样。

我们一直相亲相爱着。

 

—-这是我和女儿之间的一种特有的爱的表达。

 

让我震惊的一幕发生在我上周去澳洲滑雪的路上。

那是我和朋友去澳洲Threbo滑雪场和我们住的地方之间的一段国家公路上。

我们这个旅行巴士每天要把全车的人从住的地方开1小时多到滑雪场。

在我们滑雪的第二个早上,车正沿着公路行驶,突然车停了下来。

我正好坐在第二排的座位上,向车前一看,看到了让我十分震惊的一幕:

一只较大的袋鼠就站在我们车前的双白线中央,确切地说,

是它用刚刚被那个飞快驶过动物保护区的车给齐刷刷的创断了两条它用来

飞快地奔跑和弹跳的后腿,而它立在那里,

是用已经断的露在皮外的血红的骨头的尖端支撑着身体站在那里。

两条后腿的另外半截都是在地上横躺着,只有皮还连在身体上。

它站在那里,身体一直在发抖。。。我不忍看下去,全车的人都不忍看下去。

 

因为这里澳洲正是冬天,车上的在议论,袋鼠失去后腿,会很快死去的。

这里的人们真的是很爱动物,所有的车都停下,等待袋鼠可以离开这里。

我很吃惊的是,我们的导游,一个很时髦的澳洲当地青年,很油滑的感觉。

但当他看到这样的场景时,他跳下车,指挥并引导一些车辆离开,

一些对面的车开过。最后只剩下我们的大巴士和斜对面的两辆吉普,

估计其中一个吉普导致的这场车祸。我看到他们希望袋鼠可以上车,

但袋鼠怎么可能走呢?他的可以走路的两条后腿已经完全的断掉了。。。

 

我想拍照,其中那个女导游说,先坐下,不要拍这样的画面了吧!。。。这样的场面。我很听话,

我可以感觉到现在再理性的拍摄这样的画面有点不人道了。

 

我看见那个要救援的人赶不走袋鼠,只好拽住袋鼠的尾巴,

强硬的像吉普车方向拽,这一拽不要紧,袋鼠的残腿无法支撑被人拉的力量,

它努力保持着站立的姿势,看的人心像被划过一把锋利的尖刀,

都不得不闭上眼睛。谁知,就在袋鼠努力不趴下,被人拽着走的时候,

突然,“腾”的一下,从这只大袋鼠的肚子下面的袋袋里面突然跳出一只可爱的小袋鼠,

当时大家在瞬间都愣住了,然后我看到有人去向小袋鼠跑的山上追去。。。

我的心一阵心痛:

原来大袋鼠努力不倒下,不移动是为了保护自己袋袋里面的袋鼠宝宝。

如果小袋鼠现在就离开妈妈,她也根本活不成,

而袋鼠妈妈要是没有宝宝,估计也会抑郁而死。

我想起女儿常常给我背诵的那首儿歌:

袋鼠妈妈,

有个袋袋,

袋袋里面,

装个乖乖,

乖乖和妈妈,

相亲又相爱!

 

我想起来,这首儿歌其实只有4句,但小小的女儿居然自己把它加了两句,

就是现在的后两句:

“乖乖和妈妈,相亲又相爱”

。。。

 

我不让自己的泪水在全车近一百人的面前流下来,努力的控制着。

一时间,我的人的心思整个的都牵挂在小袋鼠和袋鼠妈妈的命运身上。

后来,我看到我们车的男导游用他自己的衣服小心翼翼的裹着一个宝贝抱在怀了,

看着大袋鼠被弄到车上,然后,他让我们的旅游车先去滑雪场,

他抱着小袋鼠陪着那些人估计去了兽医站了。

通过这件事,我对这两个澳洲的导游充满了敬意。

 

 

然后,我突然疯狂的想念起女儿来,我问自己,女儿重要还是学习重要?

我觉得这个问题太可笑,还用问吗?!女儿幸福比什么都重要!

突然疯狂的想回北京看女儿。想抱抱她。

 

我打电话给她,

她贴着电话小声的说

“妈妈,我好想你啊”

一句话就把我的心化开了,流的七零八落。

她说“我长痱子了,还流了鼻血,还流鼻子,我感冒了。。。”

我一听很紧张,问“流过几次鼻血?”

女儿说“在学校流一次,老师给我纸让我擦,在家流过两次,一共是3次啦”

她说“妈妈,我好想你啊”

她说“你是要到年底才回来是吗?”

我说是

我问她“你希望妈妈年底再回来还是现在就回来?”

她说:“我有一个好办法:你要是不忙的时候,就回来吧!”

 

于是,我就和她爸爸商量让她来或我回去看看,最终决定我回去。

 

现在,我可以轻松的哼诵那首儿歌了

“袋鼠妈妈

有个袋袋

袋袋里面

装个乖乖

乖乖和妈妈

相亲又相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