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3月, 2009

人间大学

星期五, 3月 27th, 2009

发现我的记忆是有选择的失忆了,只记得我生命中最痛苦的片断,其他的痛苦已经不记得了。我想也许是因为一直在盯着我的目标在前进,所以,觉得别的很多事情都在记忆中淡化甚至遗忘了。–这也很好,因为,能记得的更多的都是美好的事情。

总之很感谢现在的生活和状态。尽管在别人游戏的时候略有些孤寂,看着很多各色人种在我面前在演着自己的戏,看到这个男生和那个女生好,那个女生和另一个或几个女生好…

尽管我自己不会那么””成熟的””演戏,但看别人演戏,不管是不是涉及到自己都已经慢慢可以释怀了,尤其是在一所艺术学校,在学习独自欣赏生活中的种种戏剧.也不错。

我主要想谈谈3月18号那天见导师 Roben 的一些感想。

很多同学说很怕她,她是个严肃的老太太,我想她有四,五十岁的样子。讲话一针见血,不过我很喜欢她的风格。因为她的确在思考,她的确希望你成为一个人物。我想作为老师,她足够了。当然她常常颠三倒四,风风火火的风格还是让人有些吃不消。谈谈我上研究生之后的第一节和她单独见面的20分钟吧。(每个人每两周有20钟和她谈我们的创作想法。)

她之前告诉我们每人准备一个速写本,没有横格的。结果在18号那天单独见面的那天,我忘记了,原因是我去看了,但是,那种很漂亮的速写本很贵,大约50-60或80或120澳元,好贵,我就没买。(最近还是买了一个75澳元的艺术设计本,真贵!)

我走进她的办公室,她劈头就问我的速写本,我说忘了。然后,她问我喜欢的画和艺术家,我说凡高的和高更的颜色都不错。

她说凡高的是还可以,但是,你喜欢的艺术家太老旧了,都已经死了,已经过了200多年的了,你有没有喜欢的但还活着的艺术家的作品?

她又问我打算做什么主题的作品。我说是关于harmonious(和谐),关于西方艺术和东方艺术的主题,西方的规则和东方的随意,以白色北背景为基调,用西方的很重的材质白色大理石和几何型的雪花来对比东方的白纸和黑色的墨。再有西方的颜色鲜艳的油画。。。

我还没讲完,她就说,你知道一个英文单词“cliche”吗?我拿出字典一查,原来是“老生常谈,陈词滥调(含贬义)”,我一点也没生气,当时就笑了,心里说这样老的一个老太太居然说我太老旧的思想。实在是很搞笑。不过她说的毕竟很对,我从没学过纯艺术,更没接触过现代艺术。所以才来学的,因为不懂现代艺术才来这里学习啊!

于是,我说我还不理解现代的一些画,因为我从来没有学过纯艺术,只是自己喜欢而已。我一直做的也是设计。

她说,设计和艺术是两吗事。你要学的东西很多。

她问我看没看 NCA的现代艺术展览。我说看了,我说我喜欢的作品,问她,她说没什么感觉,那些很民族很非洲的了。

我问有些艺术我很不理解,例如,把一个桌子或椅子拴在一根绳上,在汽车上拖,直到把这个家具多散架了,到处都是,用摄像头记录下来,这样的是艺术吗?我不明白?还有很多艺术的东西一点也不美,这为什么也是艺术?我不理解。

她说艺术有的时候“nothing about beautiful”,看来她很着急对于我对现代艺术一窍不通,她拿起一个抹布,一个像中国的搓澡巾一样的东西说,你看这个抹布已经用过了,你从干净的角度可以说它很脏了,但是我也可以从艺术的角度说这是一个很美的艺术品,你看由于人用过,所以,它上面有手的mark(印记),不是很美吗?所以要看你怎么理解艺术了。你回去先看看 Duchamp 是什么意思。

我回来自己查过,是当代艺术的一个最早的发起人的名字。后来就成为了一个流派:即 达达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总称。

她要求我继续看可能的画廊。例如NSW的艺术美术馆。

感谢这个厉害的老太太导师。呵呵~

关于幸福。。。

星期六, 3月 7th, 2009

满足…..

 

一早醒过来,心里空落落的,

我知道这个也许和天气有关,也许我太缺少人疼爱了…

其实也许是有人想疼爱我只是被我一一拒绝了.

 

只是因为我感到那样的疼爱不是我真正需要的.

 

我记得女儿在我身边睡得时候,

记得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和女儿在楼上睡,

偶然醒来,看到女儿安静满足的睡态,就想到天使.

用手摸摸她光滑的小屁屁,安静的小脸,

就会觉得自己真的好幸福.很满足.

 

–原来爱别人也会得到满足,不是仅仅被爱可以得到满足的.

幸福…

 

看到很多中国的家长悲悲切切的讲述为了孩子做了多大的牺牲,

 

只盼望孩子怎么怎么样,最后孩子怎么怎么样了,很知足,觉得很幸福,

 

或最后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怎么怎么不听话了,自己多么难过…

 

每当我看到如此如此的这些文章,就为中国的整体教育感到悲哀!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在这样的教育观念培养下的孩子,就算长成了大人,

 

心里仍然很难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所谓的“好孩子”,就是希望得到大人的称赞,觉得自己就好了,

 

可是,这样的好,其实是受大人的教育及认知水平的影响的,有很大的局限性。

 

这样教育出的孩子,老是以别人的评价标准为自己活着或是生活的标注,

 

他们在人生中一直会遇到很多“断奶期”。他们的人生一直在“断奶”。

 

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是非对错观念,他们有很强的依赖母亲,依赖老师,

 

依赖社会上的人怎么说的是非判断标准,而不是他们自己的是非判断标准。

 

这样的孩子就算长大了,也依然是孩子。

 

他们不敢作正确的,但却违背他们父母或老师或社会观念的事。

 

这样的孩子是可怜的,如果他们上学的时候遇到好的老师,他们就很开心,过得很愉快,

 

可是,如果他们遇到不怎么样的老师,他们的情绪就会起起伏伏,

 

随着老师的情绪高高低低,所以他们会有自卑,有很多小忧郁。。。

 

话说回来,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找不到一个完美的人,

 

怎么要求个个完美的老师都被你碰到呢?!

 

所以把老师的话当圣旨是会让孩子在该学会独立思考的时候

 

扼杀了他们的这种重要而宝贵的能力。

 

其实,这里讲的是我自己多年的心得。后来遇到一些事,才终于顿悟了。。。

 

 

 

我的女儿上幼儿园了,在她2岁多的时候

 

(她的语言能力从很小就很清晰,较一般孩子发育的好),

 

有一天,她回到家,哭着对我说:“妈妈我不上幼儿园了”。

 

我问为什么,

 

她说:“老师说我不是好孩子”。

 

–我是个母亲,对教育还有那么一点点地研究。

 

我当时听到这个话心痛的不能用语言来形容。。。

 

她还不到3周岁啊,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是不是好孩子?

 

她只知道好和不好是什么意思,一个是褒义,一个是贬义。

 

我坐下来,坚定的告诉她说:“老师说错话了。你一直是个好孩子”。

 

她不信,还是哭着对我说“老师说我不是好孩子”。

 

她才刚刚2岁半,不到3岁,怎么就已经对老师的话相信到这样的程度?

 

老师是人,他们也有情绪不好的时候,他们也有说什么没解释清楚的时候,

 

这么小的孩子本来理解力还没到那么高的程度,

 

可现在她就认为老师说她不是好孩子,她就不是好孩子了。她也不喜欢上幼儿园了。

 

我很怕她一开始就对这个社会有很多消极的东西。我要让她每天快快乐乐的,每天高高兴兴的。

 

于是我终于想起来了,我可以和她讲故事,做游戏来告诉她一些事情。

 

于是我和她玩游戏,故意说错一些本不应该说错的话,逗得她大笑,

 

然后,我对她说,你看,妈妈也会说错话不是吗?

 

所以,老师也会说错话的。我说老师说错话了,你要原谅老师奥。

 

她这次接受了我的解释,点点头,

 

后来,她已经会取笑我在生活中偶然的失误了,

 

–我用游戏告诉她,不要迷信任何人,包括父母老师。

 

 

 

这是我在女儿2岁半的时候我意识到她对大人话语的依赖,教她学会过滤一些话,

 

这样,她才会活得更快乐,更自由。

 

我看女儿在那所幼儿园老是哭,听到女儿的哭声,

 

我体会着她的孤独和无助,我问了很多人,

 

老年人和园里的老师都说“哭哭就好了”,

 

我真的觉得讲这话的人缺少人性的关怀,即使是孩子的至亲。

 

那段时间,我也在忙,有的时候,我看着她可怜,就不送她去了,

 

但每天交着托儿费,有人就开始大大的不高兴了,甚至要和我吵 。。。

 

我当时觉得自己就像孤身奋战的勇士,

 

从她出生到那时,我几乎经常都做同样的梦:

 

身边到处是横七竖八的死尸,我抱着女儿到处躲藏,

 

希望找到一个阳光灿烂的出口让我们母女平安。。。

 

后来,我还顶着各方面的压力给女儿换了幼儿园。

 

我和她新的幼儿园的老师聊,希望孩子喜欢这里的幼儿园,

 

。。。回想,那是怎么样不堪回首的日子。。。

 

 

 

非常感谢女儿,从出生到现在,她带给我的太多快乐。。,

 

我对我的女儿只有感谢,

 

她一直是很可爱而有智慧的孩子,

 

很少让我在很多事情上因她的表现而难过过,

 

她一直都让我骄傲。

 

 

 

她很小就很独立了,记得她刚满三周岁,我们来到悉尼,

 

过两周,她和她爸爸就离开了,

 

我在机场的海关看着她若无其事的在东玩玩西看看,

 

根本没有要和母亲分开的难过的感觉,

 

我很留恋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要进海关了,

 

她看见我还站在那里不走,她就学大人的口气大声的说:

 

“妈妈,你回去吧”

 

我蹲下来,抱着她问她,“你不想妈妈吗?”

 

她回答得很快”“不想!”,

 

我一听,眼泪就快流下来了,

 

她马上笑着说:“我逗你玩呢”

 

——-天!她居然拿我开心!

 

 

 

今年春节,北京是一片冬景,而悉尼却热得每天都要想办法降温才能睡着。

 

女儿来到这里,

 

有一天对我说,

 

妈妈,我长大了要和你结婚。

 

—这是我听到的最美的关于结婚的话了。。。

 

 

 

女儿老是问我一个同样的问题,

 

她每次都认真地问我:

 

“妈妈,你的小名为什么叫“妈妈”呀?”

 

我被打逗得直乐,我说:

 

“宝贝,我的小名从来就不叫“妈妈”,自从你来到这个世界上,

 

我才有了这个名字的,这个名字是你给我起的啊”

 

她好像没听懂,继续最问:

 

“妈妈你的小名为什么叫“妈妈”呀?”

 

我说,我原来从不叫什么“妈妈”,是你给我起的啊。。。

 

她看看我,还是不怎么明白为什么这个名字是她给我起的,

 

她想起来的时候,还是经常问:

 

“妈妈,你的小名为什么叫“妈妈”呀?”

 

。。。听她这样可爱的问题,我就是觉得好幸福:

 

能做她的妈妈感到好幸福。。。

 

 

 

每天的睡梦中,女儿还是习惯的碰到我的身体,

 

她才会睡得很踏实。我离开她几个月了,

 

她的习惯一点也没变。。。

每个人都是神的孩子。。。

 

我从不认为我的女儿是属于我的私有财产,

 

我认为,她只是借用了我的身体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我没有一丝一毫的理由不尊重她自己的意愿,

 

我也没有任何权力命令她要做什么做什么。

 

她是上帝给我的恩赐。

 

只是,在她18岁之前,我有责任照顾她,帮她健康快乐长大。

 

我们一辈子是亲人,一辈子是朋友,

 

互相温暖,相互照顾,彼此尊重,分享快乐的美好时光,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