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7月, 2008

To you。。。

星期日, 7月 20th, 2008

Hi,

打了你的手机,关机。我不甘心,打了几次,电话里一直传出冷冰冰的话“您拨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打家里的座机,一样是冷冷的回答,不过是英文的。。。我清楚的知道,我们之间这次真的完了。

我在想今天白天你发的短信“你在做什么”我在试图想你在和谁在一起,为什么需要关机呢?两天了,但我没有问你,我知道,也许这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不需解释,用沉默来结束一切。

自己静静的感受着从心底里发出的痛。

然后想到印度诗人泰戈尔的那首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这样的情景吗?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又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又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种思念,却还得故意装做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种思念却还得故意装做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

而是面对爱你的人,用冷漠的心,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

感受着我们之间那道无法跨越的沟渠,看到人为的挖掘痕迹,而我只能站在这里,安静的痛心的看着。。。

。。。 。。。

想到你在原来常对我说的话,想来就想流泪,你常说“我就是要让你高兴!”。。。 。。。

 

可是,今天,你又在哪里?希望哪个人高兴呢??!。。。 。。。

别了,我的珍珠贝!珍重!

 

2008年,7月,20日 凌晨2:21 be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