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世界

两个世界

经过12个小时的空中飞行,我又来到了悉尼国际机场。我把我在中国的所有东西:人民币,电话卡和那边穿的衣服(那边正是春末夏初,这边正是秋末冬初)还有那边要用的便条,电话,统统都存放起来了,甚至包括在那边要准备的心情。—–我需要完全让那边的系统冬眠,因为这边的系统是完全不一样的。

拿出了封存5个月之久的原来在这边用的电话卡,一试,发现一个已经成了空号,一个,是自己续费的,还可以接电话,要打的话,还需要续费。用几千块人民币兑换的几张薄薄的澳币我知道是十分不禁花的,也就是几天的伙食费和公共交通费。

绝大多数的华人朋友,都是躲躲闪闪的,好像生怕你没地方住,没生活费(我说的有点夸张,他们习惯了什么事事先安排好,就算要住在别人家,而我是个没有什么计划的人,常常想到了,人已经在路上了)—-这是我为什么觉得这里有点怪的原因之一。这里的华人都活得谨小慎微,小心自保的过着小日子。这里本来就是个岛国,很遵守世界的规定,而华人,则是这个岛国更边缘的群体,可以预见,在200年内,华人还是无法掀起任何波澜的。有些人不认为自己可以一辈子能做边缘人,所以,我就打算回到亲妈身边了。

这一就是我今天不愿在美丽的后妈家-澳洲,再小心谨慎的生活的原因了。。。

所以,打算回国,回到虽然不是很美丽,但是还是亲妈的身边做点自己能做的,自己也觉得舒服的事。

于是打算回国,发展。

当你不是一条龙的时候,在哪里都不是一条龙,当你长成一条龙的时候,你在哪里都可能是一条龙。当然,龙有龙潭。顺其自然吧!

 

晚安 23:35金云于悉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