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07

流水帐

星期三, 八月 1st, 2007

老师说,我们应该叫我们的主席为:“锦涛”或“滔滔”,叫我们的总理为“家宝”或“宝宝”,说中国人太不热情了,你看,我们还叫美国总统为“布什”呢。怎么没叫“乔治布什”呢?叫日本的首相叫“小泉”,为什么不对自己的主席亲切点呢?!---有意思,很好!想叫老师“yangyang”

老师还说,大牌是耍出来的,越是大牌越要耍大牌,故意晚点啊,等等。---我听了,直想乐,因为,我最大的特点就是老是迟到那么一点点,要是用老师的理解,我岂不是很会耍大牌?!虽然我还不是什么牌,哈哈~

老师说,说话时要看着对方的眼睛。

老师说,我们中国人之间太陌生了,建议全班互相拥抱一下,温暖彼此。---我很同意这个观点,的确,拥抱是一种更直接的表达善意和友好的方式。可是,怎么中国人之间抱起来那么不自然呢?还是自己心里有鬼?不知道了,呵呵

老师说,。。。。。。对不起,我忘了还说什么了,因为,我写过一次忘记存了,一按发表却丢了,就这样,老师的一些经典语句流失了,下次记起再补吧。。。

晚安了

又及,今天的雨好大,同学们因为不满意代课老师的讲课在和管理的老师商谈处理的办法,那种场面,让我想起钱锺书先生的《围城》里关于老师和学生的描写,其中有这样一句话记忆深刻,原句记不清了,但意思是说“学生对先生的不尊重,是世间最大的不尊重”,大概是这个意思。看到那么多学生指定要换成哪位哪位老师的课,我有记得一句话,那位大学校长说得我得查一下资料,说“所谓大学,乃是拥有大师者也,而非华丽的建筑和校舍”(也不是原话)。

我记得在上教育学的时候,英国老师问我们,你们认为什么是老师,作用是什么?我们说了很多,我美滋滋的把“传道,授业,解惑”翻译给他听,说我们老祖宗已经早就告诉我们了,实在是不用再问了。但是,他给我画出老师的三个阶段,又告诉我们三个单词:knowledge,skill,and attitude,并告诉我们最高阶段是attitude。

回头一看才明白我们的传道授业解惑才只是第一个层次中的一部分。深刻明白了社会在发展这样的铁的事实。

(待续)